【DRRR】臨正夫妻相性100問。
隱藏CP一大堆o(╯□╰)o
暫未完結……至80題。
帝人(看手里的稿件):嗯,那么这里是由《DRRR搅基骑士团》主办的夫妻相性100问节目的第一场……呃……我是主持人,龙之峰帝人。
杏里:那个,我是主持人,圆原杏里。
帝人:突然接到这样的委托真是让人感到困扰啊……
杏里:是、是啊,不过还好是和龙之峰同学在一起……
帝人:啊,那、那个……
临也:你们两位打情骂俏已经够了吧☆,今天你们可不是主角哟。
帝人(脸红):打、打情骂俏?
临也:不是吗?(看脸红的少年少女)
正臣:玩笑什么到此为止了吧,临也……先生。
临也:算了,快点开始吧,再等下去我要无聊了呢,还有如果不加敬称的话我会更开心的。

帝人:那么第一题……请问您的名字?
临也:折原临也,当然我也有很多其他的名字呢。
帝人:那些就不用报了……
正臣:嗯~来做选择题吧~A纪田正臣B纪田正臣C纪田正臣
帝人:这笑话你已经讲第二遍了……
临也:应该还有个D选项吧,折原正臣。
正臣:没有这个选项!
临也:不是夫妻相性100问吗?不过原来小正臣对普通朋友也这么开朗呢。
正臣(直觉性的后退):……你的错觉,临也先生。
杏里(奋笔疾书中)
帝人:圆原同学你在写什么……(凑过去看)
(上书: 折原临也 折原正臣)
帝人:(不要就这么承认了这个名字啊!)
天音:(杏里不是应该是帝纪党么……)

台下
新罗:“哎~如果赛尔提也跟我姓的话应该叫什么?赛尔提•新罗?”
赛尔提(敲PDA):驳回。

杏里:年龄是?
临也:花一般的二十三岁哟,所以不要叫我大叔。
正臣:不就是上次被几个人喊大叔了么,反正也挺适合你的。
临也(凑过去搂住正臣):连你都这么说会让我伤心的。
正臣(后退):正经点,临也大叔。
帝人:虽然不想打扰你们,但是纪田你还没回答问题……
正臣:跟你一样的年龄就对了。(继续后退)
杏里:到墙壁了哦,纪田同学。
(杏里的笔录:折原临也,自称永远的二十三岁)

帝人:性别是……这道题还真是……
临也:跟人类的存在一样没什么价值呢。
杏里:是吗……可是折原先生不是,被称为娘娘吗?那个,绘梨华小姐说的,“神谷浩史的诅咒”什么的。
正臣(忍笑):这个称呼很合适你嘛,临也小姐。(sang可以翻译成先生也可以翻译成小姐……)
临也(黑线):这个嘛,我的性别的话,小正臣应该是再清楚不过的哟。还是说需要我向广大观众证实一下?(欲动手做些奇怪的事情)
正臣(后退,发现已经没法退了)
帝人(鼓起勇气挡在正臣身前):那、那个还是继续问卷吧……
临也(一脸可惜的)啊啦,那就等回去再说吧?

杏里: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临也:当然是正直阳光积极向上爱好人类的好青年。
正臣:当然是正直阳光积极向上爱好美少女的好少年。
帝人: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了……好,让你们下问自己吐槽吧。
临也:果然我和小正臣是夫妻呢☆
正臣:麻烦自重,临•也•先•生。

帝人:对方的性格?
临也:像猫一样。对自己喜欢的人会扑上去,对自己讨厌的人就会……炸毛呢。
杏里:这种比喻……那个……
临也:很合适不是吗☆不过真是可惜我好像是小正臣讨厌的人呢。(莫名失落的样子)
杏里:那个……
正臣:确实是很让人讨厌的性格。
帝人:纪田你也太直接了……
正臣:就是……有时候也不是那么讨厌的。
杏里:什么时候?
正臣:……就是那个时候。
临也(伸出手把正臣拉进怀里)
正臣:你干什么!
临也(附在某人耳边小声说):对我来说你就像光。

(帝人:我们现在还是不要打扰他们比较好?)
(杏里:他们不是完全没有回答问题吗……)
台下观众
沙树:临也大人临也大人临也大人……(刷屏模式)
张间+波江:诚二诚二诚二诚二诚二诚二(刷屏模式)
门田:你们够了……(扶额)

杏里: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正臣:这个宇宙中。
帝人:……一点也不好笑。
正臣:那么具体一点,这个宇宙中银河系中的太阳系太阳系里的地球地球上的北半球北半球那边的亚洲亚洲中的日本日本里的池袋。
帝人:你这跟没回答有区别吗!给我好好答题啊。
临也:时间是他刚刚来池袋的那段时间哟。
帝人:那地点呢?
临也:刚刚小正臣不是回答了吗……
帝人:他那和没回答没有半毛钱区别。
临也:嗯,那我再来补充一点好了——池袋的某个角落。
帝人(无力):算了跳过吧。
(内心吐槽:这两个人什么时候那么默契的喂喂喂不要放完闪光弹就好感度像开了修改器一样的加!)

帝人: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正臣:不像个好人。
临也:是个好孩子呢。
帝人(扶额无力吐槽)
杏里:唔,那个时候纪田同学还没染发什么的吧。
帝人:他小学的样子确实很纯良……
临也:那时候我还没20岁呢☆哎呀短短几年时间人类改变的真是太快了。
帝人(你对你年龄到底有多大的执念啊!)

杏里: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临也:恩……很多地方都很可爱呢☆
正臣:我至今还没有找到那样的地方……
帝人:……回答的具体一点啦!(内心OS: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临也:说不完啊,比如说明明平时一副不想接近我的样子但到了床上就……唔……(被捂住嘴)
杏里: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正臣:下一题!
帝人(内心OS:你们倒是给我配合点……)

帝人:讨厌对方哪一点?
正臣:太多了说不完啊。
临也:就是这样的口是心非呢……虽然很可爱,但有时候也让人头疼呢。
帝人:纪田你就不能配合一点吗……(黑化前兆)
杏里(拉住帝人):等一下龙之峰同学!导演说这样的剧透是不可以的!

(幕间的NG时间)

杏里:对不起……那个,那么我们继续……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临也:有段时间可是很好的呢,我说什么他都会乖乖听话呢。
正臣:我一点也不觉得那能算是好……临也先生。
杏里:那……那就是不好的意思了?
临也:所谓口是心非这种属性呢,就是要把他所说的话反正理解哟小姐☆
杏里:原来是这样吗……我明白了。
正臣:你还可以再无耻一点吗临也先生(黑线)
临也:可以啊☆

杏里:您怎么称呼对方?
临也:小正臣,有时候会喊小猫咪☆
杏里:有外人在的时候呢?
临也:恩?其实也差不多?
杏里:诶……可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不是……
临也:那是特殊情况☆
杏里:因为龙之峰同学在吗……(小声)
正臣:临也先生。一直都这么叫。
临也:诶不是也有直接叫我名字的时候吗比如……
正臣:还有临也大叔(重音)。

杏里: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临也:如果能不要加个敬称就更好了呢。
正臣:我明白了,临也大叔。
杏里:……那个纪田同学的答案呢?
正臣:普通一点的就好了。
临也:亲爱的?
正臣(后退):这变态大叔谁啊我不认识……
杏里:那个……纪田同学,我觉得逃避现实是不好的哦。
正臣:不,重点是这根本就不是现实……

杏里: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临也:刚才说过了呢,小猫呢,恩,美国短毛猫吧?
正臣:狐狸……不,是狼。
临也:反正都能把小猫给叼走(伸手揽住正臣)
正臣(挣扎):放开我临也大叔!
临也:就这么保持到采访结束吧☆
(注:美国短毛猫,性格最傲娇的猫<-误。总体来说就是那种独立高傲而又坚强(最不容易生病的猫)但其实又很喜欢和主人亲近的那种类型=w=)

杏里: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临也:有很多想送的呢……首饰之类的怎么样?
杏里:那个……这是违反校规的……
临也:反正他也戴着,换上我送的不可以吗☆(低下头在怀里的人耳边吹气)
正臣(脸红想挣脱但是无果)
临也:小正臣想送给我什么呢?
正臣:唔……放开我……
临也:是什么呢☆
正臣:……牛肉和红糖。
杏里:诶……那个是……
(注:根据多年前(啥)得到的一份杀人料理食谱,牛肉与红糖一起食用有造成胃裂,大幅削弱HP的效果)

台下观众
新罗:牛肉和红糖……是危险的东西啊。
赛尔提(敲PDA):你不是说你不是营养师吗。
新罗:……我只是比较了解红糖的功效而已。
(姑娘们都知道红糖的功效……)

杏里: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临也:小正臣亲手做的食物不错呢,不过杀伤力太大的就算了呢,小正臣想守寡吗。
正臣:守你妹啊##
杏里:纪田同学……问题……
正臣:他的命……
临也:小正臣真的想守寡啊……
杏里:那个,这年头有个词叫再婚……
临也:既然这样的话,我们还是去殉情好了?……找个地方一起跳下去。
杏里:……这已经不是礼物了吧……

帝人: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正臣:不满的说不完……等一下帝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帝人:就是刚才啊……
杏里:平静下来了吗,龙之峰同学。
帝人:嗯……不过圆原同学……现在的情况是……(看被临也抱在怀里的某人)
临也:如你所见哟。
帝人(内心血泪OS:我不就是消失了一会了为什么好感度突然就这么高了这是修改器吧!)
杏里:看起来还没平静下来……那么,问题的答案?
正臣:最大的不满就是不好好听别人说话……
临也:有吗我可是一直很认真听着你说话呢,倒是小正臣,嗯,太关心别的人了啊……
正臣:这一般来说都是优点吧!
临也:我会吃醋呢。
正臣:你有什么资格说……

杏里:您的毛病是?
临也:这种题还真多呢,那么想离间我们夫妻感情吗?
帝人:不这只是你的脑补而已吧……
正臣:很到位的吐槽,帝人。
临也:嗯,我的毛病就是太完美了。
帝人:……对不起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了。
正臣:我的毛病的话,一定就是让太多美丽的女孩子们伤心失魂了,是吧,杏里酱?
杏里:诶……诶这个……
帝人:我收回前面的OS你们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帝人:对方的毛病是……?
临也:和小正臣说的一样呢。
帝人:我完全看不出他哪里让女孩伤心了……
临也:没有哦,我的小正臣的魅力可是很大的呢。
正臣:听见没帝人,这可是木讷的你无法体会的烦恼啊……虽然是被你夸奖这点让人很不爽,临也先生。
杏里:那个……纪田同学,问题。
正臣:什么都不说……这是他最大的毛病。
临也:有吗?
正臣:关于你的事情我一无所知,不是吗,临也先生。(趁临也没注意挣脱出来坐到沙发另一端)

台下观众
折原九琉璃:居然这么对待哥哥……
折原舞流:九琉姐有什么关系,反正大家都是哥哥的后宫啊。

杏里: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那个……两位……
帝人(小声):气氛好像不太好……
杏里:因为一直在问这种题的缘故吗……

帝人: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好吧这题也跳过?
临也:很多事呢。
杏里:诶……折原先生……
临也:嗯……从最开始就是呢,我不管做什么事都在利用你呢,你会对我抱有怎样的恨意都很正常。 但是……(一个自动售货机从天而降)
帝人:糟、糟糕,危险人物出现了!
杏里:龙之峰同学……(一脸认真地注视着某人)
帝人:圆原同学……(脸红)
杏里:表现你的时刻到了。(瞬间黑化,把帝人同学推下舞台,降黑幕)

[混乱之后主角两人消失在黑幕后]

杏里:好了那么接下来是DRRR腐女团的时间,我是摄影兼推广的罪歌。
九琉璃&舞流:看板娘的折原姐妹……大家都会成为哥哥的后宫的。
绘理华:资料收集人狩沢 绘理华……啊啊为什么明明不是我的CP我也要站在这呢。
沙树:执行人三岛沙树……呵呵呵呵呵呵呵……临也大人请加油(意味不明)
台下观众:………………
新罗:赛尔提我很高兴你虽然喜欢上网但是没有被污染(抹泪)

之后无论是台前还是不为人知的黑幕后发生了什么请不要深究,只是根据DRRR腐女团的直播黑幕后一直在传来奇怪的声音,至于究竟是什么还是请不要深究……

===========广告的分割线==============
杏里:那么,欢迎回到由《DRRR搅基骑士团》主办的夫妻相性100问节目。我是主持人罪……圆原杏里。嗯……另一位主持人由于刚刚HP损耗过多正在休养中。那么,我们继续题目吧。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
临也:上了这种节目的程度啊。(像刚中了五百万一样无比灿烂的笑)
正臣:很普通的程度。
临也:都是这种节目了还能算普通吗?(俯身靠近)
正臣:这又不是什么深夜档,麻烦自重临也先生。(后退)
杏里(小声):怎么好像回到一开始的状态了还有这节目马上就要深夜档了……
(笔录:未有夫妻之名但已行夫妻之实,应加强婚姻安全教育)

杏里: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临也:约会……医院里吧?
正臣:你究竟知不知道约会的概念……
临也:嗯……波江以前和我说,所谓约会就是上床前要先花钱。
杏里+正臣:………。

杏里:…………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临也:挺好的呢,除了小正臣一直不太专心之外。
正臣(扶额):杏里,你明白我的答案吧。
杏里(点头表示同情)

杏里: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好像刚刚已经回答过了。
临也:有吗?
正臣(持续扶额)

杏里: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临也:果然还是医院吧?
正臣:好吧,如果那也算是约会的话……
临也:可以的话我还想去别的地方玩玩呢……
正臣:不,真的不需要了临也先生。

台下观众:
游马崎:……护士PLAY?
新罗:赛尔提你相信我没有那种爱好……不过如果……对不起我错了。
九琉璃:沙树,在那里有拍到什么吗。
沙树:嗯,当然。

杏里: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咦,龙之峰同学你回来了啊。
帝人:……是啊。
正臣:帝人……你没事吧。
帝人:啊……虽然和死神打了个照面,但还是回来了呢。
临也(看到正臣担忧的表情愤怒值上升):真是可惜呢,居然回来了。
帝人:那么想去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
杏里:龙之峰同学已经完全黑化了吗……虽然会混乱起来,但是对我来说刚好呢。(喜欢的CP出现了)
帝人:那么,正臣,回答问题吧。
杏里:称呼什么时候变的……
正臣(完全没察觉):躲的越远越好。
临也:真让人伤心啊,小正臣生日的时候我一定会绑架你去约会的。
杏里:为什么是绑架……
临也:因为他一定不会愿意和我一起过的不是吗。(欲伸手把正臣拉进怀里)
帝人(直接挡下某人的手):正臣不用那么麻烦的,他生日那天我直接把他送到地狱巡游的。
杏里(一脸正经的拿出DV)(内心:3P现场!)

台下观众
舞流:这个家伙怎么可以比哥哥还有攻的气场……

帝人: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临也:我啊。
杏里:能想象的出来……
正臣:他的告白其实就是“我喜欢人类”……吧。
临也:除了小静哟。
正臣:无差别的地图炮攻击啊。
临也:小正臣是在吃醋吗真可爱。
正臣:你已经突破了人类的耻力下限了临也先生。
临也:我爱你哟。
正臣:……你……(被打断)
帝人:下一题。

台下观众
沙树:这个人是敌人…………

杏里:您有多喜欢对方?
临也:比喜欢别的人类要喜欢☆
帝人: 还真是无力的比较。
正臣:从刚刚开始你就有些奇怪啊帝人……
杏里:说到比较,那这么问吧,纪田同学,龙之峰同学和折原先生你更喜欢谁?
正臣:帝人。
杏里:……咦!
临也:……诶?
帝人:……啥。
正臣:谁会喜欢一个变态大叔啊下一题。

帝人:………………那么,您爱对方么?
临也(持续石化状态)
杏里:……折原先生……?
帝人:好像已经不行了。
杏里:像是被发卡了一样吗……
帝人:这题还要回答吗……
杏里:不,我觉得是接下来的问题都不用回答了的状态了……问问导演要不要干脆改成帝纪100问?
帝人:……
正臣(突然凑到石化的临也耳边说了什么)
临也(瞬间复活):刚刚回答过了嘛,是爱啊☆
杏里:好……好快的恢复速度……
帝人:………正臣的答案?
临也:不用了哟小正臣的答案只能让我听到,下一题吧。

台下观众
游马崎:溶石针吗?(注:风色幻想中解除石化的道具。)

[到底说了什么呢?好吧其实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冷笑话。]
[“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笨蛋。”]

杏里: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临也:像28题那样,差点有种Game Over的感觉呢。
正臣:其实他说什么都让我很没辙。
临也:怎么会呢我是一直很爱护小正臣的呢。
正臣(后退):就像这样让我很没辙,临也先生。

帝人: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正臣:你觉得这种人有心吗……随他去,我可没有被自动贩卖机砸一次的勇气。
临也:小正臣是在吃醋吗真可爱。
杏里:总觉得似曾相识的台词出现了……
临也:没关系的哟,因为小正臣会回来的,这可是已经确定了的事情啊,无论小正臣再怎么喜欢别的人也没有关系哦?反正到了最后比起其他人,小正臣爱的只有我呢……所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正臣必须要喜欢上很多很多人才行。反正,小正臣最后还是会回到我的身边的,然后就会…嗯,会用比起在这段时间和其他人所累积的,还要更高更高更高的爱之山来爱我的哟。
杏里:………。
帝人:………。
正臣:………。
临也:你们这什么表情,这段话本来就是我教沙树说的啊。
杏里:那现在纪田同学就和龙之峰同学私奔了呢……
临也:只有这个不行。

杏里: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临也:刚才已经回答过了,不过我倒是不介意再说一遍。
杏里:不用了。
正臣:当然可以。
帝人:真是坚决的语气……
临也:杏里小姐还记得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吗?要把他的话反着理解哟。

帝人: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正臣:继续等,反正估计也联系不上。
临也:小正臣从来不迟到的呢……如果的话就直接打电话。
杏里:真是出人意料的答案……
帝人:我还觉得以正臣的性格会直接走的呢。
临也:因为小正臣在那种时候是不会反抗我的哟☆
正臣:你的变态之心快要具现化了离我远一点好吗临也先生。

杏里:对方性感的表情?
临也:现在还不是深夜档吧?
杏里:虽然从时间上来说是了,但是导演说还不是。
临也:好吧,那就是知道我骗了他后愤怒又不甘的抬起头盯着我的样子。
正臣:他在我看来只有欠揍的表情和欠揍的表情。

帝人: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现在还不是深夜档请注意。
正臣:为什么还要区分深夜档和非深夜档的……说真的我一看到他我就觉得紧张的心跳加速。
临也:难道是看到暗恋的人时那种心动的感觉吗?
正臣:可以请你去找回你的廉耻之心吗临也先生。
临也:找不到了呢。……心跳加速啊,除了深夜档因素外还挺少有这种时候呢……大概就是小正臣突然很主动的时候吧☆
杏里:你要我从哪种方面理解……?
临也:哪种都行。

杏里: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临也:他很温顺的待在我怀里的时候……就像之前那样。
帝人:……正臣的答案呢?
正臣:…………差不多吧,前提是他什么都不做的话。
临也:原来小正臣也喜欢这样吗,那我们再来体验一下幸福的感觉吧。
帝人(果断的隔开两人):下一问。

帝人:曾经吵架么?
临也:从来没有。
杏里:……诶不会吧……
临也:因为之前小正臣一直不敢反抗我呢。
正臣:……

杏里:都是些什么吵架呢……这题略过。

帝人:之后如何和好?……这题也略过吧。
临也:其实我挺想试试那种感觉呢?
杏里:什么感觉……
临也:吵架的感觉啊,波江看的连续剧里经常有这种镜头呢…冷战之后道歉然后就,嗯,这不是深夜档啊。
杏里: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正臣:直接跳过吵架这一步让我直接把你揍进太平间如何临也先生。
帝人:不需要进太平间了,把他弃尸荒野就够了吧。
临也:这可是谋杀亲夫啊。
正臣:日本好像从来没颁布过同性结婚法。
临也:非法同居关系也不错啊☆

杏里: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正臣(扶额):千万不要让我下辈子再遇上你,临也先生。
临也:其实我只要这辈子都困住你就够了呢。
帝人:不,这辈子都不需要了。

帝人: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临也:像刚刚那样的时候。
帝人:……说要把你送进太平间的时候还是说下辈子不要遇见你的时候?
临也:再往前倒带。
帝人:……他说比较喜欢我的时候?
临也:倒带的太过去了。
正臣:我只觉得我一直在被这个人恐吓……
杏里:如果反着理解的话……就是一直在被爱着吗?
正臣:……杏里酱,请千万不要听这个的话。

杏里: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临也:欺负他❤
正臣:临也先生你的廉耻之心正在哭泣快去找回来可以吗。
杏里(翻接下来的问卷):我觉得很可能是真的彻底找不回来了……纪田同学的答案呢?
正臣:……给他做饭?
帝人:正臣你做饭……(开始回忆,回忆到小学时代吃了正臣做的饭之后在医院躺了三天的画面,捂脸结束了回忆)
正臣:你那什么表情啊帝人……做饭我现在还是会的。
临也:爱的力量嘛。
帝人:无从吐槽了,下一题吧……

帝人: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临也:没有那种时候☆
杏里:那折原先生刚才为什么会石化……
正臣:如果他这样的表现能叫做爱的话,那就是正经的时候。
临也:小正臣你的意思是我从来就没有正经过吗……

杏里: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临也:三色堇,那种花不管是传说还是花语都很美呢。
正臣:乌头。
临也:那是烈性毒药呢,我倒更希望成为罂粟什么的。
(注:
三色堇的花语是束缚。
乌头是种有剧毒的很美丽的花,关羽被刮骨的那个毒就是乌头毒。
罂粟大家都知道是什么……)

帝人: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临也:我这边有,但小正臣没什么事是能对我隐瞒的。
帝人:不要一脸理所当然的说这种话……
正臣:虽然很不甘心但如他所说。

杏里:您的自卑感来自?
临也+正臣:自卑感那是什么?
杏里:……好吧,当我没有问。<-自卑感旺盛的人
帝人:……这种情况可以用KY来吐槽吗。<-自卑感也很旺盛的人

帝人: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正臣:这个节目完了之后就是公开了的吧……
临也:其实之前也差不多了呢,我可是情报屋的啊
帝人:这和情报屋有关系吗……

杏里: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临也:我说过的,你至死也无法逃离我身边的,小正臣。
正臣:只要到你对我失去兴趣的那天就好了吧。
临也:不会有那一天的。
杏里:……诶,那个,两位打扰了不好意思……那么接下来是中场休息时间。
帝人(小声):下半场还要我们主持吗?
杏里(小声):不知道……导演说还没决定……

中场广播:请各位未成年人速速离开现场,马上将要进入的是深夜档时间,请各位未成年人速速离开……

后台:
杏里:那个……导演。
某煌:有事吗罪歌酱w
杏里:接下来的五十问……我很期待呢……
某煌:然后?
杏里:但是……那个,你知道的,我和龙之峰同学都还未成年……
某煌:……那你们退场?
杏里:不、不是,那个,我很期待……只是……可以换一下主持人吗?……
某煌:诶?

[不为人知的幕间剧场]
=======================================
杏里:欢迎回到由《DRRR搅基团》主办的夫妻相性100问第一场,我是退居幕后的书记圆原杏里。因为现在是深夜档,所以特别请来了主持人,岸谷新罗……和赛门先生。
新罗:不要说得好像我就是深夜档的产物一样……
赛门:Поздравления(各位好)
杏里:可以的话请说日文……那么,这里是现场秩序维护的龙之峰帝人……龙之峰同学,不想听的话你可以退场的……
帝人:不,我还是留在这吧。
杏里:(小声)……果然是为了纪田同学吗。

新罗: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话说临也啊对你还要用敬语感觉真是不爽呢。
临也:你不觉得你的重点错了吗……还有你觉得我像什么?
新罗:……受?
正臣:噗……
临也:……新罗。
新罗:怎么了?
临也:没想到你和赛尔提在一起都会知道这种名词呢……我可以认为其实你…爱的不是赛尔提?
(台下传来PDA掉落的声音)
新罗:……算你狠,临也。
杏里:那个……插一句话可以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怎么写……?
正臣:按岸谷先生说的那样写吧。
临也:小正臣难道想要我现场来回答一下这道题目?
正臣(快速后退):不用麻烦了,临也先生。
赛门:到沙发尽头了。

新罗: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为什么这次念题目的都是我了?
赛门:那个人不让我用俄罗斯语来念。
临也:从遇见的时候就决定了嘛☆
新罗:临也,你那是犯罪呢。
正臣:……我没有权利决定。
临也:就是这样的情况了呢。

新罗:你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临也:很满意哟。
正臣:不满意也没有办法。
新罗:纪田君,我觉得现在是自由恋爱的时代。
临也:新罗,不要离间我们夫妻感情。

新罗:初次H的地点……哟终于到这种题目了?
临也:诶……这个嘛,小正臣,是哪里来着?
正臣:……为什么问我……
临也:一般来说这种事情应该是你印象比较深刻?……好吧我想想……60通大道上?还是你们初中的教室里……?
新罗:后一个就算了……前一个是什么!
正臣:……临也先生。
临也:怎么了小正臣是想起什么了吗?
正臣:可以请你去死吗……
临也:不可以,我舍不得小正臣啊。对了,答案就写60通大道上吧。
新罗:我比较好奇你们怎么做到的……

新罗:当时的感觉?
临也:赚回价值了呢,真是只可爱的小猫。
新罗:在大街上你就没点廉耻感吗……
临也:嗯……因为那时候60通那边的大屏幕上正放着什么重要宣言大家都在看呢,我就把小正臣压在一个比较阴暗的角落里做呢。
新罗:…………临也。
临也:怎么了?
新罗:你是个变态。
正臣:……谢谢,岸谷医生你这句评论太准确了。
新罗:不过真好啊我想和赛尔提试试呢——(被从台下飞来的PDA砸中HP锐减)
正臣:…这个用成语说的话,是物以类聚吧。
临也:小正臣还没回答问题呢。
正臣:感觉……?大概就是被人看见了怎么办,一定要杀了这家伙这样的。

新罗:当时对方的样子? ……头好痛……
临也:明明很有感觉却不敢出声,一脸要杀人的表情。那种青涩的感觉真不错呢,很可爱。
正臣:……看不见!
新罗:真好呢……我……(发现台下闪烁着PDA的光芒马上停口)……算了,好歹我们同学一场,为了你的人身安全我还是先不要工伤退场了。
临也:……哈?

新罗:初夜的早晨你的第一句话是?
临也:早安,可爱的小猫……好像是这句。
正臣:你去死吧……肯定是这句。
新罗:等一下!异议!
正臣:你逆转裁判玩多了吗……
新罗:你们不是在大街上的么,难道临也不是吃完就跑了?
临也:喂喂我是那种人吗?
新罗:原来不是吗!?
临也:我可是先在那里做了一次又带他到旅馆玩了一晚上呢。
正臣:临也先生你的无耻度已经破表了……
新罗:确实……

新罗:每星期H的次数?
临也:这个要怎么算,最高次数还是平均次数?
新罗:……最低次数怎么样?
临也:那就跟你和赛尔提最高的次数一样?
正臣:诶……那不是……
新罗:临也。
临也:怎么了新罗,要告白我也不会接受的。
新罗:我现在很想罢工……

新罗:……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临也:你的梦想是几次呢?
新罗:当然是越多越……(再次被PDA砸中,HP归零)
正臣:你是故意的吧,临也先生……
临也:谁让他挑拨我们夫妻感情。

岸谷新罗HP归零,战斗不能。
帝人:不过这样就没主持人了,赛门又不能念题目…我们要继续主持吗圆原同学?
杏里:诶……(看笔记)那个导演说我们未成年来主持这个不太好,所以她说有请备用主持……
正臣:你们怎么不管我也是未成年的……
帝人:备用主持?
杏里:还没有到的样子……
帝人:那我们先主持?……还是要暂停节目?
杏里:这倒不需要……导演说另一个备用主持已经在了。
沙树:龙之峰同学,圆原同学,你们好。
帝人:你、你是……
正臣:沙、沙树!?
临也:啊,这不是沙树么。
沙树:临也大人、正臣……能在这里相遇真是太好了呢,呵……
临也:是沙树来主持真让我高兴啊……不过,另一个备用主持是谁?
杏里:(看笔记)这个……嗯……那个,到时候就知道了吧……
帝人:……我说她不是也未成年吗……

沙树:那么,是怎样的H呢?
正臣:………………
沙树:怎么了,正臣。
正臣:沙树……你为什么会在这……
沙树:我一直都在啊(一脸灿烂无害纯良美好的笑容)
临也:好了沙树,不要欺负小正臣了哟。
沙树:临也大人……那么……请回答问题吧。
临也:诶~怎么样的?就是很普通的那种……啊,对不起,忘了这里的人似乎都未成年呢。
正臣:不好意思我们不是什么肮脏的大人……
临也:嗯,要具体描述的话……就像涂了芥末又掺了可卡因的糖果。甜美又刺人,然后上瘾,中了至死都无法摆脱的毒。
沙树:真是美丽的描述啊……临也大人……
正臣:我只想说你是味痴吗临也先生。

沙树: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正臣:………………沙树……你……
沙树:我只是来主持的而已,请回答问题吧,正臣。
正臣:敏、敏感的……那种地方……
临也:这可是我的秘密啊,沙树。
沙树:是吗……那,就下一题吧……呵呵呵。

沙树:呵……那么来回答这题吧……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正臣:这种问题……我哪知道啊……(往沙发靠背上缩转头不直视沙树)
临也(靠近沙发另一端):小正臣最敏感的地方啊…很多呢,不过,也都是我的秘密哟。明白了吗,沙树?
沙树:是,临也大人……
正臣(捂耳):折原临也你闭嘴。
杏里:那个……你们好像两道题都没有回答喂……

沙树: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临也: Tuberose的香精。
帝人:那是什么东西……
正臣:……晚香玉吧?
临也:BINGO☆就是那种花啊,越是坠入黑暗就越是芬芳……而且还是很珍贵的呢。
沙树:不愧是临也大人……真是美妙的比喻……
杏里:说起来能知道这种东西,真是好厉害啊。
正臣:要搭讪的话这些只是基础啊。
临也:诶?我怎么记得这些好像是我以前告诉你的?
正臣:这只是你的错觉罢了,临也先生。
杏里:那个,纪田同学,你还没回答问题……
正臣:劣质的Lavender古龙水好了。
临也:那只是因为小正臣没有试过别的味道而已啊☆对比一下就会知道我应该也是香精的水准。
正臣:好啊我会去找找对比的。
临也(抓住缩在沙发里的正臣):不允许哦。

注:
简单来说香精就是最上等的香水,古龙水是最劣等的香水。
晚香玉就是夜来香,最昂贵的香油原料之一。Lavender是薰衣草,最便宜的香油原料之一。

沙树: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临也:很喜欢哟,鞭子和糖都能兼顾到呢。
正臣:换个对象我说不定会比较喜欢。
临也:都说了是不允许的呐。

沙树: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临也:沙树,你知道我是一个很喜欢尝试新事物的人。
沙树:我知道……临也先生。
临也:所以一般这种词对我不适用。
沙树:我明白了……临也先生,那么下一题……
杏里:……就是……什么地方都有试过的意思吗……?

沙树:您想尝试的H地点?
临也:这个肯定有哦……池袋的自动贩卖机的夹缝里。
正臣:你是川岛亚美吗!?
帝人:重点不是这个吧……
临也:不觉得很刺激吗,因为不知道哪个自动贩卖机会被举起来呢…(精确无误的被一个从后台飞来的自动贩卖机砸到)
帝人:……又、又出现了吗!
杏里:不,冷静点龙之峰同学……这次是……
静雄:那么想死我可以成全你,临也。(举起第二个自动贩卖机)
帝人:虽然我很高兴可以看见这样的结果但是现在不是节目中吗……
杏里:你的心声暴露了龙之峰同学……
栗楠茜:不是啊~今天我们只是来打酱油的呢。
新罗(HP刚刚恢复):诶静雄原来你果然是LOLI控——(被自动贩卖机砸,二次战斗不能)
帝人:等一下好像又有未成年人混进场了……
沙树:没关系的,我们继续吧……

沙树: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临也:一般都是之后哟☆,因为随时随地都能开始呢。
正臣:你分明会一路玩到浴室……
栗楠茜:哥哥们精神真好啊~~~
帝人:平和岛先生你能把他带回去吗……
栗南茜:不行我要和小静待在一起!
临也:……小静你果然是LOLI控啊。
静雄(默默的举起贩卖机):正太控没资格说我。
正臣(看已做好防御准备的临也):……正太控?
临也:才没有啊,我只是控小正臣呢……还有小静你承认你LOLI……(被自动贩卖机砸到)
正臣:……

沙树:H时有什么约定么?
临也:约定?像今天只做一次之类的吗?
正臣:没那种东西,反正约定了你也不会遵守吧……还有临也先生你HP恢复真快……
临也:当然,被砸习惯了。

沙树: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临也:有啊☆
正臣:…………………………没有。
帝人:诶?
正臣:你那怀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沙树:没有哦,正臣只能是临也大人的……
静雄:折原临也你究竟毒害了多少人啊!

沙树: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临也:反对。
除沙树外全体人:…………
临也:你们一脸不相信我的表情真是太伤心了……
正臣:……会相信你才有鬼!
临也:因为所有人的心都是我的嘛。
正臣:……静雄先生能麻烦你再砸一次吗……为民除害。
临也:小正臣你这样叫小静我也会吃醋……(被自动贩卖机第三次砸到)
杏里:纪田同学的答案?
正臣:反对,恋爱这种东西心才是最重要的啊。

沙树: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临也:敢动我的所有物,那就表示已经做好死上几次的觉悟了吧☆
正臣:我倒是很想见见厉害的能强暴临也先生的人啊……
杏里:要说的话,赛门?
临也:………………

沙树: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临也:你觉得我会么。
正臣:无耻是你唯一的优点吧,临也先生。
临也:这么说是因为小正臣其实一直会害羞吧。

沙树: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临也:如果是新罗说的话我一定会录下来送给赛尔提。
新罗:我不会那么寂寞的……我和赛尔提一直很恩爱。
临也:如果是小静说……噗,那我一定要连着画面一起录下……(第四次被自动贩卖机砸中)
沙树:正臣呢?
正臣:我会推荐给他几个不错的酒吧和一些搭讪的技巧的。
临也:小正臣的意思是不会背着我爬墙呢。
正臣:你的错觉……还有你HP好厚。
临也:爱的力量可以恢复HP嘛。
杏里:那个……我是说如果……那个……如果是龙之峰同学这么要求呢?
正臣:……我考虑一下?
临也:你没那机会考虑的。

沙树: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临也:当然,不擅长怎么行呢。
正臣:我哪知道算不算擅长……

沙树:那麽对方呢?
临也:小正臣只要很美味就够了哟……
沙树:正臣的答案?
正臣:………………好吧,就算他很擅长好了。
临也:好像还没体验到我的技术高超呢,过会要让你在好好体验一下吗?
正臣:不需要,临也先生。

沙树: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临也:‘请快点吃了我临也大人’……之类的如何。
新罗:……我不知道吐槽你什么比较好,要去看一下心理医生吗或许能挽救一下你。
临也:你这个喜欢离间别人夫妻感情的怎么又出现了……
新罗:难道你比较喜欢被自动贩卖机砸?
正臣:‘这是最后一次了’
临也:我记得我说过的啊?
正臣:我记得你每次说完后就没履行过……
新罗:纪田君说真的如果那么想反抗,我有几款黑市上的药可以推荐你用……
临也(拔刀对新罗):不要教坏我家小正臣啊,新罗。

沙树: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正臣:……哪种都不喜欢!
临也:看来我的表情还不够丰富呢,一定要继续试直至找到让小正臣能喜欢上的为止。
沙树:临也大人……喜欢怎么样的呢?
临也:沙树,想听么?
沙树:……嗯。
正臣:……临也先生能麻烦你闭嘴么。
临也:不行啊,我怎么忍心拒绝沙树的要求呢……小正臣的表情啊,都很可爱呢,不过最喜欢的还是一脸迷乱像只欲求不满的猫一样呢。
新罗:……纪田君我真诚的觉得,现在是个自由恋爱的时代。
临也:是•啊,自由恋爱,所以新罗你也不用勉强自己接受你父亲的指腹为婚,你大可以离开赛尔提自己去自•由•恋•爱~
新罗:临也我错了……

沙树: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临也:当然不可以。
正臣:…………算了,我知道你想说‘全世界都很喜欢所以都是恋人’什么的吧……
临也:小正臣的答案呢☆
正臣:……不可以。
临也:果然小正臣也是那么的爱着我呢☆
正臣:……只说不和恋人以外的……做,那只要先成为恋人不就行了么?
临也:…………
正臣:我的意思是……青春可是要浸泡在爱情中的啊,不多恋爱几次怎么行呢……这是你说的吧?
新罗(拍临也):所以说做人也不可以太寡廉鲜耻啊,临也。
临也(突然抓住正得意的正臣的,手扶住后脑,低头吻住)
无辜的围观群众:………………
舞流:九琉姐快拿DV!!啊啊啊这画面多久才能见到一次!(激动状态)
九琉璃:……不用,沙树和罪歌……已经……在录了。
沙树(手持DV):临也大人………………
杏里(手持DV内心血泪:龙之峰同学你为什么不能争气点你好不容易黑化了……)
数十秒之后临也终于放开脸完全红了的正臣。
临也:我当然不能阻止你自由恋爱……但是小正臣你要记住,你最后无论怎样都只能是我的。

沙树:您对SM有兴趣吗?
临也:SM……?Smile?
新罗:……你装什么纯洁啊临也……
正臣:我对那种事情没兴趣……(仍然没从刚才悠长的舌吻中恢复)
临也:摆出这种表情说没兴趣还真是让人无法相信呢……

沙树: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临也:怎么可能,小正臣是离不开我的☆
新罗:你那份莫名其妙的自信究竟是哪里来的我一直很好奇。
正臣:如果临也先生哪天不索求了就是对我失去兴趣或者……硬不起来了吧……很好我也清闲。
新罗:临也,如果真有那什么我可以帮你看看的……
临也:别这么说的我好像精虫转生一样,我可是一直认为爱是做出来的呢。
新罗:……出现了啊,几年前的地摊货的言情小说上的句子!
[2010/02/19 21:28] | 『中長篇完結就是思想后鬥爭再思想鬥爭。』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 主页 | FZL少女勾搭实录~其之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ross1922.blog126.fc2blog.us/tb.php/13-229350c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