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白露】天下之大
與歷史有關但是對歷史沒有一點描寫。
有些意識流的獨白。
1991年12月24日。平安夜。娜塔莎•阿爾洛夫斯卡婭卻感受不到一點屬於聖誕的氣息。沒有彩燈晃眼的光芒,沒有聖誕歌的旋律,沒有聖誕樹,沒有掛在床頭的紅襪子,沒有祈禱也沒有笑聲。她的整個世界都如此安靜。
她在空蕩的走廊中走著,沒有開燈,看不見前方的路,似乎永遠走不出黑暗,走不到盡頭。皮靴踏在地板上,那是這個世界唯一的聲音。
她只是一直往前走著。
12月莫斯科的冬夜有多麼寒冷,即使在屋內穿著厚厚的衣服卻也阻擋不了鋪天蓋地而來的冰冷。
她走到一個地方,停了下來。
然後伸出手,轉動把手,推開了房間的門。
那房間也是冰冷的,只是還有微弱的光線。是從窗外透進來的月光,並不溫柔,並不晃眼,只是能讓人稍微看清眼前的東西罷了。
房間空空蕩蕩的,只有一張床和一個床頭櫃。床頭櫃上擺著一個俄羅斯套娃,在朝著她微笑。
她走到床邊。
白色的大床上,有著一張稚嫩的臉的青年安靜的睡著。似乎在做著什麼美好的夢,嘴角還帶著幾絲溫暖的笑意。那才是這世界上唯一的溫度。
“哥哥。”
娜塔莎蹲了下來,黑色的長裙在純白的地毯上綻開了一朵漆黑的花,淡金色的長發散在同樣純白的床單上,精緻的似乎一張畫。
“哥哥……”
娜塔莎伸出手,冰冷的手指撫在伊萬同樣冰冷的臉上。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而冰冷卻又帶了絲絲顫抖。
“醒醒……哥哥……醒醒。”
她的手不停搓著他的臉,希望能稍微帶來點溫暖。
“再不醒來的話……大家就真的……真的都要走了……”
她有些斷斷續續的說著,平時很少說話,真要說話說的也只有哥哥合體這幾個字罷了。
“哥哥……”
房間裏是那麼安靜,安靜的可以聽到那個人呼吸的聲音。至少那聲音還證明了他還活著。為他準備的醫療儀器已經撤掉,他的上司對娜塔莎說他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礙,只是“重生”的時候他不會有意識。
“哥哥……醒醒……”她喚著,即使她知道伊萬在明天到來之前不會醒來。怎麼都不會。

天知道娜塔莎•阿爾洛夫斯卡婭有多麼憎恨那個叫戈巴契夫的男人。她一直覺得是那個人拆散了他哥哥重要的家的。雖然她也明白,單憑一個人是不可能把一個國家逼到這樣的地步的,即便那個國家已經開始衰弱。
天知道那些人在明斯克簽下那個條約的時候她是怎樣的心情。什麼獨聯體什麼名存實亡的蘇維埃。
對她來說只有伊萬•布拉金斯基才是最重要的。
她的姐姐說,這樣也好不是嗎。

“哥哥,醒一醒好不好……”
她不斷重複著這句話,醒醒,醒醒,似乎毫無意義的重複。
“那傢伙說他明天就要宣佈辭職了……”
“哥哥……醒醒……”

“我明天會宣佈辭職。”
早上的時候那個男人坐在轉椅上對她說。
“俄羅斯已經開始睡了吧,畢竟他是蘇聯的中心。”
“哎……他醒來後就會發現世界變了呢。”

世界變成怎麼樣,她不想管。
蘇維埃社會主義聯盟會從世界的舞臺中消失,成為歷史書中鉛印的文字永遠沉睡。她不在意,但是她知道她的哥哥在意。
“哥哥不想醒來嗎……不想面對現實嗎……”
“沒關係,醒來了也不要面對現實就好了不是嗎。”

她記得小時候哥哥會用自己小小的身子為她和姐姐擋住風雪,會溫柔的摟住她,三個人一起圍著一條圍巾。
那時候沒有政權沒有太多的鬥爭,沒有血腥沒有殺戮,姐姐和哥哥還有她就是全部的世界,往前一步就是天涯海角。即便天氣那麼寒冷又很難保暖,條件又差,那時候卻又那麼溫暖。

“醒來了我們就逃好嗎,哥哥。”
“逃到一個誰也不認識我們的地方,到南半球如何,那裏很溫暖。”
“那裏的氣候會很溫暖,那裏會種滿向日葵。”
“我會給你做牛肉湯燜米飯,紅甜菜湯,魚子醬。”
“叫上姐姐也一起過來吧。”
“像以前一樣,三個人,那才是我們的家不是嗎哥哥……”
“娜塔會永遠跟哥哥在一起、永遠都不會離開哥哥。”
“所以醒一醒好不好……哥哥……醒一醒好不好……醒一醒……”
“醒醒……”
“哥哥……醒一醒……”
她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直到連再重複一遍的力氣都失去。
身下的人卻依舊如同沉浸在夢境中般,安靜的睡著。
床頭櫃上那被分開了的俄羅斯套娃不知是善意還是惡意的微笑著。

鐺鐺鐺。午夜零點的鐘聲響起,灰姑娘結束了她的夢境。
1991年12月25日的鐘聲響起。
娜塔莎突然覺得臉上暖暖的,然後想起,那是眼淚。
似乎已經很久、很久都沒有流過淚了。
原來、那是溫熱的嗎。
娜塔莎俯下身,因眼淚而變得有些溫度的唇吻上了伊萬的額頭。
“再見,哥哥。”
“做個好夢。”
她站起身,離開了這個世界唯一有著幾縷光線的地方。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牽起你的手,永遠不放開。然後拉著你逃跑,天涯海角也好,地獄也罷。不斷的逃、逃、逃,逃到一個誰也不認識我們的地方再停下。在那裏我們可以不用在意任何人,我們可以只看著彼此,我可以吻你,好好的愛你,永遠牽著你,永遠不放開。
只是我就算牽起你的手逃,就算逃到世界的另一端,也逃不掉。
我們誰也逃不掉鎖在我們身上的枷鎖。逃到哪里,都逃不掉。
即使將我們連在一起的那個名號已經不在了。我們依舊無法死去。無法逃離。無法拋棄那些責任,更不可能在一起。
作為國家。
想一想。
天下之大,竟沒有我們的容身之所。

END
[2010/02/16 22:48] | 『短同人。』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APH法英+露普】20字微型小說挑戰 | 主页 | 【APH、加英】The Rose of the World>>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ross1922.blog126.fc2blog.us/tb.php/5-709de8f5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